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吾乃天命之子第三章古星尘与苏特伦

2020/01/24 来源:玉林信息港

导读

吾乃天命之子 第三章 古星尘与苏特伦“色惠,你先藏起来,我去会会他们两个。”夏言风做出了大义凛然之状。早已吓得魂不附体的黑色惠用颤

吾乃天命之子 第三章 古星尘与苏特伦

“色惠,你先藏起来,我去会会他们两个。”夏言风做出了大义凛然之状。

早已吓得魂不附体的黑色惠用颤抖不止的双手紧拉着夏言风的上衣衣角,惊颤着说道:“夏言风,他们一会不是正常人,你去了肯定会被他们杀掉的。”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我真的是晋宣帝司马懿的话,我绝对不会在这里死掉。”夏言风的神色不容置疑。

然而夏言风方才甩开黑色惠的手,向前迈开了几大步,那两个迷雾中的身影已经清晰的映入了他们的眼帘。当看到眼前这两人的时候,夏言风仿佛释然了一般长舒了一口气。

本以为来者会是哪路凶神恶煞,结果这两个人虽然穿着奇异,就好像COSPLAY了哪部动漫或魔幻电影里的行头一样,各自提着一柄栩栩如生的超凡兵器,但他们的长相跟现实中的人类完全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异,论个头也只是跟自己差不了多少而已。

其中握剑的那个男人,身着奇幻世界中才有的银盔银甲,但他那张万分喜感的倒霉催脸蛋却出卖了全副武装的严肃。

而另一个男人的装备显然比握剑的那位华丽了好几倍,那身泛着紫金色光芒的透亮铠甲上镶嵌的紫水晶光照天日,足可与日月争辉,手中的血斧也是不是泛动着杀戮的血芒,并且缭绕着些许森然的黑色雾气,纵使夏言风只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他也已经洞察出此人身上杀气之浓重前所未见,眼神中绽放的冷芒搭配他不卑不亢的态度,足以证明他的战斗力绝对比身边那个看上去便不是很正经的男人要强大!

黑色惠看得目瞪口呆,惊呼上帝的同时,夏言风却已经将二人身上的气息洞察的一清二楚,即便是第一次遭逢这等奇遇。然而还未等到夏言风开口询问,那个提着大剑的男人已经嬉皮笑脸的走了上来,随后谦恭的朝他拱了拱手:“司马大人,我们终于见到你了……”

“夏言风……”黑色惠茫然不知所云。

“我是流浪剑客古星尘,这位是我的同伴,血色狂战士苏特伦,我们两位是来自天国大陆的转职战士,是奉了天道的旨意前来人间界辅佐司马大人的魂之宿体觉醒,不过却遭到了郭星那混蛋的追杀,所幸及时找到了天国大陆与人间界相连的特异点,才能在这里与您相见。”

古星尘在夏言风面前指手画脚,侃侃而谈,让夏言风的心中的顾虑片刻间烟消云散。不过很快,新的难题又攻上了心头:“等等,天国大陆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言难尽啊,我们只是小小的转职战士,我只能告诉你,天国大陆里居住着无数法力高深的强者,大致分为转职战士、转职英雄和传说英雄以及天道大神,每一个分类中也有等级的划分,而我呢,呵呵,就是神一样的男人喽!”古星尘手舞足蹈起来,时不时还自豪的秀着自己手臂上的肌肉。

“呵……狗星尘,你还真像条狗一样恬不知耻。”在旁边一度沉默的苏特伦终于呵然冷笑起来,“回司马大人,古星尘这小子在转职战士中算得上是垫底的货色了。”

“苏特伦,你……”古星尘一时间气得鼻子都快冒烟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没必要非得分个高下不可。”夏言风连忙上来打圆场,最初的那份经历奇幻的吃惊也早就荡然无存了,“古星尘、苏特伦,你们二位都是奇人异士,我夏言风要成大事,必定要有你们的辅佐。”

“嗯,司马大人所言极是。”苏特伦点头表示赞同。

“对了,我叫夏言风,你们还是别叫我‘司马大人’了,叫我言风就可以。还有,等出了这片迷雾,你们这身装备也该藏一藏了,我可不希望这种事被全世界都知道。”

两人都点点头。夏言风回头望了望身后的黑色惠,她依然像个木头人一样,一脸惊讶的立在那里,动也不动。夏言风今天只是打算出门散散心,却想不到天上掉了馅饼,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的人生从今天起,就注定会与众不同了!

“啊……怪物……救命啊!”夏言风刚把头转回去,背后就毫无征兆的传来黑色惠的尖叫声。

夏言风慌忙转头,才发现黑色惠已经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个怪人给抱了个严严实实。那怪人面相极其猥琐,全身身下都被浑厚的棕色钢毛包裹,体型比古星尘他们要大了一圈,几乎就是一只大猩猩!

“放开她!”夏言风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全然不知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结果对方动也没动弹一下,夏言风已经被震倒,滚出了十几米开外,人仰马翻。他接触的那个怪人身体的时候就仿佛承受了一整座大山的压力,瞬间脱力,完全无法近身。

此时的苏特伦却发出了怪异的冷笑:“原来是带坏狗星尘的小混混,垫底级的转职战士夏侯刚啊。哈哈哈,你这废物怎么也跑来凑热闹了?”

“少废话,听说人间界美女如云,老子就是来找女人玩的。天国大陆的那群骚种,老子玩够了,来几个新鲜的才是王道!”夏侯刚用他那粗烈浑厚的嗓音,嚣张的宣誓道。

黑色惠被他放在胸前揉了又揉,表情痛苦万分,但她出于职业习惯,依然配合着夏侯刚发出了满足的叫声。这种叫声,在夏言风听来分外刺耳。

“你们两个,谁去杀了这家伙?”当夏言风的面色阴沉下来时,就证明他狠下了心,就像当年每逢司马懿的面色阴沉下来之际,他的亲信便知道他要大开杀戒了一般。

古星尘写意的扬了扬手中的大剑,有恃无恐的大笑道:“夏侯刚,野蛮人无论把战斗还是恋爱都看得这么低俗,让我这个神一样的男人来教教你怎么做人吧。”

“呵呵,有意思。古星尘,你这个当年跟我一起在天国大陆吃喝嫖赌的混小子也配来教训老子?这俊妞老子占了,轮不到你小子来叫板!”夏侯刚说着低眉看了看怀中的黑色惠,嘴角变态般的咧开了,“黑色惠小姐,对吧?你是老子的人,老子要定你了!”

话音方落,古星尘抄起大剑,三步并作两步飞跃而上,剑出凌空,剑影在半空中划下了一道暗银色弧线后,剑刃以落在了夏侯刚的左肩上。

“哈,砍小怪的把戏罢了。”说时迟那时快,夏侯刚愣声在一瞬间将黑色惠推到了一旁,随后迅速背身,仗着身体壮硕硬是用自己的身躯抗上了古星尘大剑的锋芒,双方一时间似乎有些难解难分。

苏特伦一直在边上冷眼旁观,对他来说,夏侯刚和古星尘不过是两只菜鸟之间的小打小闹而已。他在心底暗自盘算着,还是先让古星尘尝点苦头再说吧。

黑色惠与夏侯刚一番激烈的摩擦后,一时间呼吸急促,面色惨白,瘫倒在地几乎动弹不得,显得气虚力弱。夏言风也没空关心战局如何,连忙先将黑色惠扶了起来,冲到汽车的后备箱里拿出矿泉水来给她喝。

古星尘见硬拼难以取胜,便反身一记蹬腿,反手握剑直刺夏侯刚左侧腋下,但却被夏侯刚的金刚臂震了开来。拳剑相交之下,古星尘的大剑连带着他的脑袋都一起晃动不止,一时战不下对方的他只能暂且退后几步,以观其变。

“我是神一样的男人,我不会输给他的……”口中反复的念叨着这句话,古星尘的大脑似乎清醒了许多。眼下,夏侯刚气势汹汹的挥拳逼来,眼看这一拳已经砸到了他的脑袋上,如果这一击成功,古星尘的脑壳都会被拍碎,他的脑浆将滋润了脚下的土地!

“砰!”清脆响亮的一击,就在方才千钧一发之际,古星尘随手用法力幻化出了一枚流星锤,刚好砸在了夏侯刚的脑门之上。这种锤子一旦击中对手,对手在受到损伤的同时会产生几秒的眩晕时间,古星尘一路后退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寒冰破甲斩!”古星尘高亢的呐喊着,将大剑垂直高高举起,剑身在魔法的催动下变成了一片冰色。这一剑猛然刺出,一剑破甲,任凭夏侯刚的身躯再坚硬,也难挡这一剑!

大剑闪着寒芒,毫不犹豫的斩在了夏侯刚的身躯之上,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超出了古星尘的预料。就在大剑斩到夏侯刚身上的钢毛丛中时,那些钢毛却有如中邪一般疯狂的变浓变密变长,到最后竟将古星尘的大剑深深的陷了进去,一寸也砍不进去。

密密麻麻的钢毛阵困住了古星尘的大剑,古星尘试着去拔剑,结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大剑也未能移出分毫。这一招是夏侯刚的被动防御技能,夏侯刚本身就是个力量肩防守型的转职战士,他的身躯自然是刀枪不入,这是古星尘始料未及的。

此时的夏侯刚,神智早已恢复清醒。苏特伦见状,连忙高呼:“狗星尘,快闪开!”

“哈哈哈,还敢妄称自己是‘神一样的男人’,别再笑死人了!”夏侯刚暴吼一声,全身上下竖起的钢毛全都在同一时刻脱离了他的身体,朝古星尘身上暴射而出。古星尘再也顾不得拔剑了,愣声往右侧一闪。所幸那些钢毛没有追踪的功效,只是射到了前方的一块岩石上,结果那块岩石瞬间就像被炮弹轰了似的,炸得石屑乱飞。

“混蛋,我能赢你的!一定能赢你的!”古星尘偏不信邪,再次舞剑迎上,夏侯刚也不闪躲,亮出胸膛跟他对撞。

“呃……”古星尘被夏侯刚身上的钢毛震得倒飞了出去,一时间跌倒在地,浑身上下酸痛不已。锤子的释放需要一段魔法冷却时间,所以片刻间他对夏侯刚已是束手无策,任由宰割了。

上海远大医院具体地址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具体地址
石家庄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西宁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上饶看白驳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