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男子在派出所吊死停尸6年后火化事件真相成

2019/10/13 来源:玉林信息港

导读

男子在派出所吊死停尸6年后火化 事件真相成谜去年11月初,本报重磅推出《》系列报道,引发了强烈社会反响,当地公安部门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调

  男子在派出所吊死停尸6年后火化 事件真相成谜

  去年11月初,本报重磅推出《》系列报道,引发了强烈社会反响,当地公安部门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调查组,并表示会妥善解决。时隔4个月后,今年3月10日,在当地警方的协调下,死者遗体已在蚌埠殡仪馆火化,并顺利安葬。

  坚持为父亲死亡讨要真相的女大学生婷婷,获得当地公安机关7万元的补偿。昨日,再次见到了她。父亲死亡的真相究竟如何?这六年来,她的内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与婷婷进行了一番对话。

  真相虽然成谜,但父亲已入土为安

  :你从去年11月份开始,发誓要为父亲的死亡讨个说法。四个月后,你父亲已经顺利火化并安葬,你有何感想?

  婷婷:我没想到那么快,摆放了六年的事情,在4个月之内就解决了。感谢媒体的关注和蚌埠市委政法委巫书记的重视。报道影响很大,让我始料不及,市场星报连续几篇报道,新浪、搜狐和凤凰等数十家大站都转载了,巫书记也做了批示,第二天,派出所就派人来与我们商谈如何解决。

  :你父亲现在已经入土为安,你的心愿已了却,在这个过程中,当地公安部门给予了大力帮助,才顺利解决相关费用问题。但你期待的真相有了吗?

  婷婷:作为女儿,看到冰冻了六年之久的父亲入土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的确,是公安部门给了我们大力帮助,殡仪馆20多万的费用全免了,我和母亲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至于父亲死亡的真相,由于年数太久,尸体重新解剖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六年前父亲在派出所死亡时,派出所的确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也无从查看。但父亲是自己上吊死的,这个事实我和母亲已经接受,公安部门提供了很多证据能证明这一点,至于上吊的原因,现在的确无从查起,能证明是警方带走父亲的,是租住在一个院子的梅大爷,但梅大爷早已过世了,真相只能是个谜。

  称警方三改其口,伤害了她幼小的心

  :你父亲是在延安路派出所上吊死亡,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了。六年前,派出所也给了你们这个结论,但你为何坚持认为里面有问题,所以一直想要讨个说法?

  婷婷: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2005年7月14日下午,我从学校回到家后不久,有派出所民警找上门来,拿出照片让我认尸,我一眼看出照片上的人就是父亲陆德祥,我当时就哭了。这时候,民警这样告诉我:你父亲死在一个桥下,尸体已送往殡仪馆了。但在我母亲的质疑下,事发的第二天上午,派出所承认我父亲吊死在派出所内的广告牌上,属于自杀。我母亲发现,广告牌比父亲的身高低了很多,按常理不会在那里吊死。于是派出所又改称,我父亲是吊死在派出所院内的车棚里。

  当时派出所就死亡的地点一改再改,才让我产生了强烈的怀疑,也让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在此之前,警察在我心里是说一不二的,不可能就事实的东西三次更改。

  :除了你认为的派出所三改地点之外,还有那些因素让你和家人,将父亲的尸体停放六年,只为一个说法?

  婷婷:派出所在我父亲的尸体送到殡仪馆之后,除了家属到殡仪馆认尸之外,警方再也不让家属查看遗体。警方所称的尸检报告,六年来,也一直未提供给我们。所以我和母亲需要有个权威的说法,要一个事实的真相,也好让父亲早日入土为安。

  父亲停尸六年,痛苦无法言喻

  :你父亲的尸体在殡仪馆停放六年,这六年来,你内心的感受怎么样?

  婷婷:这六年,我内心的痛苦是无法比喻的。父亲死的时候,我才12岁,刚刚小学毕业。后来读初中、高中,每次填表,看到填写父亲一栏时,我心就如同撕裂一样,不知道怎么填。父亲的尸体还在殡仪馆摆着,是冰冻在那里,那时我就想:父亲一定感到很冷,可我没有能力帮助他,连送一件棉衣的可能性都没有。刚开始,母亲还带着我去过派出所两次,后来母亲怕对我有影响,没带我去,她总是一个人去讨要说法。再后来,她也没去了,因为要一个真相并不容易,她还要打工养活我,供我读书,所以慢慢地,这件事就搁在那里,导致父亲在殡仪馆停放六年之久。

  :据了解,你父亲多次吸毒,为此还送进了戒毒所强制戒毒两年,你对父亲的印象如何?

  婷婷:我知道父亲吸毒的事,是母亲亲口告诉我的。在我懂事的时候,也恨父亲不争气。但父亲对我特别好,我小时候特别爱吃糖,喜欢玩玩具,父亲基本上是有求必应,他特别爱我。

  担心维权太难,所以求助媒体

  :为父亲讨要说法,为何选择在你考上大学之后?

  婷婷:去年我考上大学,我也已经18岁了,感到自己是一个成年人,父亲的事情,不能完全依靠母亲去解决,我必须担负起来,这是做女儿的。母亲毕竟文化低,为父亲的事情,她已不知道从何着手,毕竟是摆放六年的难题了。

  :六年之后,重新想到为父亲维权,你为何首先选择媒体,通过媒体将此事披露?

  婷婷:我平时没事的时候,经常上看看,从大量的信息里面,我意识到,对于一个陈年积案,解决的方式是通过媒体报道,才能引发社会的关注。如果不这样的话,是不会有人受理的。你想想,六年前都没人理会,六年后,你再上门去找人家,会有效果吗?市场星报报道后,蚌埠市委政法委书记巫希平亲自批示,要求彻底查明事实真相。如果不是大量的媒体关注,我们的声音也很难传到高层领导那里的。我并不是不相信中国的司法,而是担心过程太艰难,我希望事情快点解决,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访民,所以才决定求助媒体。

  写信给巫书记,公安处事态度积极

  :有了媒体的关注,政法委巫书记也高度重视,后面的事情处理起来顺利吗?

  婷婷:事情也曾再次搁浅。在媒体报道的当初,公安部门成立了调查组,但调查组的结论依然是父亲系自杀死亡,与派出所没有任何关系。这一结论让我很不满意,我坚决不同意公安单方面做出的解释,希望能有权威的第三方做出结论。有两名警察到学校找到我,称事情只能是这样,要相信公安。

  你让我如何相信公安的意见?于是我再次想到政法委,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巫希平书记写了一封信,表达了一个女大学生为父亲之死讨要说法的心愿。随后不久,巫书记就让人通知我母亲,并于去年12月21日那天,巫书记亲自到场,召集了蚌埠市公安局、龙子湖区公安分局的领导,当着我母亲的面,进行了一次详细的事件分析。的确,由于年数太久了,要找出自杀的原因太难了。会后,再经过几次协商,殡仪馆高额费用公安局答应协调解决,同时公安局给予了七万元的经济补偿。

  :事情到目前为止,尽管真相未了,但你父亲已入土为安,你对这一结果感到满意吗?

  婷婷:事隔太久,我理解警方找出真相的难处,对公安局积极处理此事,让我心有感动,真相就让它随风而去吧,希望父亲在九泉之下能理解我。

  :对未来的生活,你有什么打算?

  婷婷:我还在读大一,等大学毕业后,就在蚌埠本地找一份工作,陪伴母亲。我对母亲说了,以后我会让她过上好日子。

徐州手机网
烘焙
野史秘闻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