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婴儿安全岛难以为继折射残缺婴儿保障机制缺

2020/06/06 来源:玉林信息港

导读

“婴儿安全岛”难以为继 折射残缺婴儿保障机制缺失近日,婴儿安全岛出现“关闭潮”的,再次引发社会对于弃婴问题的关注。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婴儿安

“婴儿安全岛”难以为继 折射残缺婴儿保障机制缺失

近日,婴儿安全岛出现“关闭潮”的,再次引发社会对于弃婴问题的关注。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婴儿安全岛,没能为彻底解决弃婴的生命保障问题带来喜讯。“中国事”在调查了解中发现,目前多地的婴儿安全岛要么直接向社会宣布关闭;要么在接受采访时直言,虽未明确宣布关闭,但是现在也不愿再做宣传和接收新的弃婴。婴儿安全岛从一度让公众感觉热火朝天,到现在悄无声息、自我噤声,其试点工作看似可以告一段落了。但是,婴儿安全岛静默,弃婴失去了一条救助渠道,他们的生命安全保障应该得到更多重视。相关专家表示,目前的情况表明,我国对于残缺婴儿的保障机制建设方面仍有很多缺失,亟待完善。婴儿安全岛难以承受之重截至目前,全国共开设了32个婴儿安全岛,接收了千余名弃婴。然而在试点工作开展的一年多时间里,各地的婴儿安全岛都是举步维艰,2014年3月,广州儿童福利院不堪重负,在开放婴儿安全岛50天,接收了262个孩子之后,成为第一个宣布暂停试点的城市。随后,济南等地也关闭或暂停了婴儿安全岛。与此同时,许多此前表态要在2014年内展开安全岛试点的城市,最终也未能实现承诺。父母隐私保护、弃婴的安全和、长期救助需要多部门联动等是这些地区“临阵退缩”的主要原因。据厦门福利院统计,婴儿安全岛启用以后,婴儿数量以每天1.2倍的速度增长,因为安全岛上的弃婴来源逐渐扩大,在周边省市婴儿安全岛关闭的情况下,大量向厦门涌入。厦门福利院在相关设施承担重负的情况下,采用一系列措施对进入的弃婴进行筛选。同时媒体的关注也让各地福利院压力倍增,位于济南儿童福利院的婴儿安全岛的标识也被悄悄拆除,工作人员说不希望成为焦点。在部分试点城市的民政部门也表示不希望再被继续关注,因为每次媒体公开报道后,婴儿安全岛的弃婴数量都会增多,考验着原本就不堪重负的承载力。继续“开岛”困难多婴儿安全岛的相继关闭,使人们真正意识到社会救助体系的漏洞。“关闭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而是在逃避,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建设更多的安全岛,投入更多资金对这些有问题小孩的家庭予以关注。”民“The world”表示。一些城市婴儿岛的关闭,意味着目前还在“咬牙”坚持的婴儿安全岛面临更大的压力,甚至有家长开车、坐火车不远万里,把孩子送过来,希望政府能够给予他们更好的照料。目前,仍在维持的南京市福利院安全岛,承受能力已经接近极限,面对每天前来的一些父母,他们更多的是通过劝导,让他们考虑不要遗弃孩子。就在2015年的元旦假期,工作人员还劝退了三对希望把智障孩子留在这里的父母。收与不收,已成为摆在福利院面前的一道难题。收,意味着要对弃婴负责,但福利院的人手、床位、资金都不足,难以提供细致的照料,对其他孩子也存在风险。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说,正常情况下,这些弃婴刚到福利院,需要隔离观察45天,防止一些传染性疾病在孩子之间传播。福利院的隔离室仅有40张床位,许多孩子不得不两个人挤一张床,有些孩子观察期尚未到,但考虑床位不足、害怕被新收弃婴感染,也只能提前将孩子转移出来。不收,这些婴儿可能面临更悲惨的命运,甚至会让一个家庭陷入贫困和痛苦之中。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的统计表明,目前接收的弃婴99%是有严重出生缺陷或患有重大疾病的婴儿,从成功劝阻弃婴的多个案例来看,几乎都是来自于南京以外的地区,其中约80%是来自于外省,从衣着、打扮来看,来自农村的居多。其中有一名自称在南京打工的男子,抱着一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婴儿步行来到安全岛,准备遗弃孩子,但被闻讯赶来的工作人员劝阻。从弃婴岛出来,男子又在附近区域逗留了半个多小时,最终在附近一所小旅馆住下。问到他,今后准备如何安置孩子,沉默许久的他终是一声叹息:“听天由命!”如何给残缺生命更多希望?无论是关闭停建,抑或是“咬牙”坚持,婴儿安全岛所经历的故事,折射出当前社会对出生缺陷儿童及其家庭救助工作的不足,关闭婴儿岛后从表面上看民政机构的压力会有所缓解,但弃婴问题依然存在。婴儿安全岛设立后也曾引发争议,部分观点认为一定程度上鼓励了弃婴行为。但有专家表示,弃婴“增多”其实是一种假象,只是使之前散落在各个角落的弃婴更加集中。加大资金投入,增加更多的婴儿安全岛才能分散个别机构的压力。目前婴儿安全岛的关闭,不代表弃婴的数量就减少了。而可能恰恰与之相反,会有更多的弃婴因此失去生命。南昌民政部门表示,设立婴儿安全岛本意是畅通弃婴救助通道,维护弃婴的生命权益,这是一件好事,但是现在的试点过程中一些问题确实一时难以解决。有关专家认为,试点的成功和失败,都会有一定的经验可供总结。首先应对婴儿安全岛试点的经验教训进行总结,找出问题,研究解决办法。此外,国家还应尽快出台针对重大疾病婴幼儿的抚养、医疗救治等社会保障制度,补短补缺建机制。据公开资料显示,许多国家都在实行对残疾婴幼儿,或者重大疾病婴幼儿的家庭抚养政府全额补助的制度,浙江省社科院社会所所长杨建华表示,没有一个家长是想主动遗弃自己的孩子,抛弃孩子是在沉重的经济和生活压力下无奈的选择,“在生命的问题上,不能只算经济账,做好社会托底的保障工作,给予残缺生命足够的关爱,才能为他们构建温暖安全的屏障。”(“中国事”黄筱 秦宏 李响 朱国亮)

徐州白斑疯医院
蚌埠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医学科普知识
深圳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好
山西治疗白癜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