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春秋雁落潼关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玉林信息港

导读

我不得不和我的亲人、乡亲以及心上人告别。  年迈的父母视我为掌上明珠,兄嫂对我宠爱有加,左邻右舍,还有从小一块儿玩大的伙伴儿,我都舍不得。他

我不得不和我的亲人、乡亲以及心上人告别。  年迈的父母视我为掌上明珠,兄嫂对我宠爱有加,左邻右舍,还有从小一块儿玩大的伙伴儿,我都舍不得。他们也舍不得我。慈祥的老母亲掩面抽泣,一向坚毅的老父亲也暗自垂泪。邻家的桃花和我情同亲姐妹,我们抱头痛哭。我还割舍不下她的哥哥桃生,一个比我年长两岁的俊朗青年。那天他没来送我,委托妹妹桃花带来一支精美的竹笛。我非常熟悉这支竹笛,见到竹笛就像见到正在吹笛的桃生,笛声悠扬,把我的心吹碎了。  为了防止我的眼睛哭成烂桃,来接我的宦官催促我动身。这些宦官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同时用不怀好意的目光在我身上扫来描去。我在一片哭声中登上雄伟壮观的官船,泪水冲刷了精心涂抹的脂粉,像雨后的小路,我的脸泥泞不堪。  风鼓起帆,雕花龙凤官船将带我离开生活了十六年的秭归县宝坪村。  那是个视女人如衣服的时代,有钱或有势的男人可以娶三妻四妾,其实只要养得起,娶几个都无所谓。有个男人拥有三千多位女人,这位富得像神一样的人就是汉元帝刘奭。  我叫王嫱,昭君是我的字,乳名皓月。我眉清目秀,颇有一些姿色,也自忖不笨,幼年的时候就把教我才艺的先生吓着了。我弹得琵琶,下得棋,能歌善舞,能书善画。我的才貌把我害了,它不胫而走传遍南郡,传至京城,于是我成为被选入宫的待诏,这既是幸运,更是灾难。  船仓华丽舒适,我却黯然伤心。官船沿乡口溪驶入长江,沿岸景色秀丽,鸟鸣猿啼,我更加寂寞惆怅。我取出怀里的竹笛,抚摸着桃生刻在笛身的一对戏水鸳鸯鸟,鸳鸯鸟栩栩如生,相亲相爱,不正是我和桃生向往的生活么。  虽然母亲一再叮嘱我忘掉宝坪村,忘掉亲人,心里只能装着当今皇帝一个人,争取被这位拥有三千多位女人的男人宠幸。可是我忘不掉和桃生在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我们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我暗暗下定决心为桃生守身如玉。  京城长安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处处红墙碧瓦,雕梁画栋,人们穿红戴绿,摩肩接踵。装饰或古朴或张扬的店铺使我目不暇接,我还喜欢听卖东西的小贩吆喝。我是次来这么热闹的地方,一切都是那么新鲜。  巍峨的皇宫宫门矗立在眼前时,我发现自己还是应该归属于宁静又美丽的家乡宝坪村。  一道高墙将我与世隔绝。我惊讶高墙之内有这么多男不男女不女的宦官,他们操着尖细的声音说着刻薄的话。换上宦官为我准备的衣衫后,我成为一名真正的宫女,开始了枯燥又漫长的后宫生活。一切都是陌生的,住在这里的宫女也全是生面孔,她们和我一样同是进宫待宠人,容貌靓丽,锦衣玉食,做着有朝一日被宠幸的美梦。  我想起了宝坪村家中饲养的鸡群,一只雄纠纠气昂昂的公鸡屹立在众多母鸡中间,只要它高兴,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占有任何一只母鸡,母鸡欣然俯卧接受。  没有宫女愿意和我结为朋友,她们嫉妒我的才貌。只有一位涂了厚厚脂粉的宫女冲我眉开眼笑,笑容里带着骄傲。她说:先帝宠幸了我三次。同时伸出三根枯如柴棒的手指头在我眼前晃,我报以礼貌的微笑,她愈发笑得得意,脸上厚厚的脂粉扑簌簌掉落,微黄的牙齿从血红的嘴唇里露出来,嘴唇上翘起几根粗壮的汗毛。我看到青春岁月从她的身上倥偬而过的痕迹,吓得逃走了,我不仅害怕她刻意掩饰的衰老,更害怕将来有一天我变成她的样子。  其实她对每一位新来的宫女都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和骄傲的笑容,以致于整个后宫都知道她被先帝宠幸了三次,当今皇帝却对年老色衰的她不屑一顾。  这位经常伸着三根手指头的宫女是幸运的,更多满脸沟壑纵横的宫女甚至没有瞻仰过龙颜,更不用说龙体龙根,无论是死去的还是活着的。她们的如歌身材在深宫后院被磨灭成冷风中摇曳的枯树,她们的动人容貌似流水一去不回。  决定宫女命运的是画师。经常伸着三根手指的老宫女心地非常善良,她告诉我,为宫女画像的画师可以颠倒黑白,如果舍得银两,会被画得很美,能够获得被皇帝宠幸的机会,当然,宠幸的次数取决于宫女自己的姿色和媚术。想当年,我被先帝宠幸了三次。她笑起来,伸出三手指,骄傲而幸福。我报以感激的微笑。  为我画像的画师姓毛,枯瘦如柴,牙齿像齐国的刀币一样弯曲颀长而且深藏不露。他之所以能够把宫女们分毫不差地画出来,是因为他有一双犀利的眼睛,可以看透宫女的身体。他手中提着那只判官笔一样的画笔,让我坐好并暗示我拿出银两时,我想起了为桃生守身如玉的承诺,居然有些期待这只判官画笔将我的容貌颠倒黑白。  我忘了母亲的忠告,也忘了善良老宫女的忠告,没有对毛画师行贿。  身边的宫女们接二连三被汉元帝宠幸。她们在宦官的注视下,脱掉全部衣衫,在泡了香草的清水中仔细沐浴,然后光溜溜地被宦官用被筒卷起扛在肩上。她们丝毫不觉得难为情,反而神采奕奕,这是宫女梦寐以求的荣耀。这也是我的母亲为我编织的梦想,我辜负了母亲的厚望。  后来我知道毛画师在我的画像上点了一颗丧夫落泪痣,使我无缘被光溜溜地卷进被筒。  被宠幸的宫女兴高采烈,在她们炫耀而欢快的笑声中,我看着皇家树木的树叶绿了三次,黄了三次。  入秋时分,天气转凉,那位给我指点迷津的老宫女再也伸不直三根形如鸡爪的手指,厚厚的脂粉也掩饰不住腊黄的脸色。一个清冷的早晨,她那变得硬挺的身体被宦官抬走了,曾经无数次炫耀被宠幸三次的手垂下来,几乎拖到地面。  我仿佛再次看到了我的将来,我很害怕,晚上无法入睡,即使睡着了,三根变形的手指很快将我从恶梦中唤醒。我开始后悔没有贿赂毛画师,但我更加思念家乡宝坪村和生活在宝坪村的亲人们,我轻轻吹起竹笛,幽怨的笛声传向寂静空冷的夜空,将我送回家乡,和桃生手牵着手。  笛声招来巡夜侍卫的一声骂,深更半夜吹笛子活像鬼哭!我听得出骂我的是一位后生,嗓音有些像桃生,但不是。  我把竹笛放入怀中,又回到无边无际的黑夜,眼前晃动着三根变形的手指。  我不愿老死宫中。  第二天,匈奴首领呼韩邪单于突然来到长安,他将愿为天朝之婿换取两国结好的愿望告诉汉元帝。  那时,和亲是外交的重要手段,像男人衣服一样的女人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她们是男人的工具。  上赶着不是买卖。汉元帝突发奇想,这次不打算把皇亲国戚的女儿假冒公主远嫁番邦,决定挑选一名宫女赐了公主身,打发这位二十一岁的异邦首领。  后宫的每一位宫女都得到宦官的通知,这是我们在后宫里听到的美妙的尖细声音。我们都想抓住这次能够走出深宫并且被封为公主的机会,比争取被宠幸还激动。可是得知被选中的宫女将嫁到遥远的匈奴,宫女们全都没了兴致。  我毫不犹豫地抓住了这次机会,因为我怕老死宫中。我被赐公主身,被封长公主。我的身份突然倍增,说话阴阳怪气的宦官对我点头哈腰。  我像被宠幸的宫女一样,被宦官伺候着沐浴更衣。我本来容貌出众,精心化妆之后更加美艳动人。宦官和宫女们全被我的美貌惊呆了。  随着一声:长公主驾到,我终于见到了可以随意宠幸我们的汉元帝,一位清瘦面黄的男人,下巴上蓄着流行的胡须。他是我们宫女的神,我们争相被他宠幸。但我认为汉元帝是个地地道道的男人,他看到我时,脸上的表情僵住了。我丝毫不觉得奇怪,因为我经常能够见到男人这种样子。我猜测汉元帝想宠幸我,因为我美艳动人。如果他知道我的琴棋书画完全可以和他一唱一和,他会更想宠幸我。这时,我似乎有些怅然若失。  呼韩邪单于是男人中的男人,见到我同样惊呆了,满脸的胡须根根如钢针立起。我觉得他长得有些像熊,但并不可怕,反而有些可爱。  这时候,我的桃生在哪呢?  单于打算马上带我启程,汉元帝说,朕要为长公主置办嫁妆,三天后送行!话语中透出不可回绝的天子威仪。  我获得了后宫宫女们梦寐以求的荣耀,不止一次。当然,这一切全都瞒着单于。  汉元帝准许我回家乡宝坪村省亲,说白了是和家乡做一次告别。我再次登上雄伟壮观的官船,风再次鼓起帆。熟悉的家乡景色遥遥在望,我心里紧张不安,取出怀中的竹笛,随心吹奏。  我大失所望。更加老迈的母亲已经双目失明。兄长断了一只手臂,袖管空空。嫂嫂憔悴不堪。  当画师为宫女画像的时候,桃花因貌美如桃花,像我一样被选中待诏,但宦官没让她登上雄伟壮观的官船。因为她烧红了烙铁,自毁容颜,她说我生为叶家人,死为叶家鬼。连宦官都赞叹不已。  可是好景不长,官府抓兵抓到了宝坪村,几乎所有的男人,不论老少全部充军。我的老父亲、兄长和桃生以及桃花的新婚丈夫叶青全被抓去了。不久,我的老父亲战死沙场的消息传到宝坪村,我的老母亲哭瞎了眼。  西域太守对匈奴发动战争,获得大胜。我的兄长和桃生带伤返乡,而叶青却永远回不来了。桃花摸着脸上五彩斑斓的伤痕,走到美丽的乡口溪边,溪边桃树成林,桃花灿烂,多么美丽的景色啊。桃花念着叶青的名字,纵身投入乡口溪。  我用香罗帕拭干泪水,问兄长,桃生呢?兄长叹了口气,摇摇头说,战时断了腿,去家里找他吧。我心怀忐忑走进桃生家,桃生原来伟岸的身材矮了半截,他的两条腿不见了。我知道桃生认为自己现在的模样太丑陋才不肯和我相见。我顾不得身旁有人,跪在地上把桃生紧紧搂在怀里。  我告诉母亲,我已经被当今皇帝宠幸了,又被封为长公主。母亲虽然眼瞎,但心不瞎。哪有宠幸自己女儿的皇帝呢?这时,母亲执着我的手,脸上笑了,瞎眼却淌出泪。  拜祭了父亲之后,我乘官船再次离开家乡宝坪村。我知道这次真的是生死离别了,再见了,宝坪村,再见了,我的亲人。  当时,乡口溪两岸桃花突然盛开,风景如画。宝坪村渐渐远去,我的泪水滚滚而落。香罗帕已被泪水浸透,我让宦官停船靠岸,在宦官和护卫的陪同下,来到溪边濯洗香罗帕。河里映出沿岸桃花的影子,我仿佛看到了情同姐妹的桃花的笑容。我又伤心地流出泪水,泪珠落到溪水中,变成了一群群状如团伞,通体透亮,轻若罗绡,柔软如绸,颜色各异的鱼儿,像飘落在水中的瓣瓣桃花。这些小鱼儿一路追随着官船,和沿岸盛开的桃花交相辉映。后来这条溪改名为香溪,这些美丽的小鱼儿就是桃花鱼。  我突然感到这次不仅仅是远嫁异邦首领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肩负维护汉匈和平的重任。我深吸一口气,决心做好御赐公主身,竭尽全力保持两国世代友好,不再燃起战火。我想,因战而亡的将士,因战而寡的妇人,还有投溪殉情的桃花,也许应该冥目了吧。  我下了官船,那群五彩透明的桃花鱼散去。这时,我的心情无比透亮。  汉元帝赐给我锦帛二万八千匹,絮一万六千斤以及黄金美玉等贵重物品作为嫁妆,这些我都不稀罕。我求赐琵琶,我说要在离开长安皇宫前,为汉元帝弹奏一曲。  我抱着御赐紫檀琵琶,挥动纤长的手指,弹出动听的琴声。文武百官听得入了迷,精通韵律的汉元帝更是如醉如痴。曲终,我披上一袭御寒的红袍,跨上骏马准备出发。汉元帝舍不得我,亲自把我送出长安。  尽管官道上已经铺了黄土,泼了净水,但是马蹄过处,仍然尘土飞扬,家乡黄土的气息又一次使我尝尽了生离死别的滋味。汉元帝对我依依不舍,使我忍不住落下泪来。  正是入冬时节,我们出了潼关。  天空中飞过一只孤雁,它的哀鸣增添了离别的凉意。  我的骏马突然仰天长嘶,马儿也不想离开故土。我心血来潮,勒住马儿,抱着汉元帝赐我的琵琶,任凭思绪抚动琴弦,幽怨的琴声直冲云天,天空中的孤雁被琴声惊呆,顺着琴声看到我,一时间竟然忘记扇动翅膀,从空中跌落。  这首曲子就是昭君怨。  我的准丈夫呼韩邪单于策马走向我,手抚胡须,称赞我弹得太好了。我对他莞尔一笑百媚生。 共 44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什么是睾丸扭转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女性羊角风有遗传的几率吗
标签

上一页:2016122雪

下一页:有酒名单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