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告别拜年

2019/07/13 来源:玉林信息港

导读

炎黄子孙重情,鬓发逾白逾浓。我也和亿万华夏儿女一样。每年,我都要去姥姥家拜年。父母在时,父母领着去;父母不在,自己去。姥姥姥爷舅妗在时去

炎黄子孙重情,鬓发逾白逾浓。我也和亿万华夏儿女一样。

每年,我都要去姥姥家拜年。父母在时,父母领着去;父母不在,自己去。姥姥姥爷舅妗在时去给他们拜年,他们不在了,去给表哥表嫂拜年。现在,只有表嫂在了,我依然要走姥姥家,去给表嫂拜年。

丁酉年末,我与表侄微信联系,正月初五去。他告诉我,他妈病重住院,现在医疗监护室,因我年已古稀,没有告诉我。我听了不由的一阵难过,好像气短。不过也不好埋怨什么。他告诉我,他们兄弟姐妹四家轮流值班照应母亲,我去的那天,是我大侄女家值班。我遂与大侄女取得了联系。

正月初五,大侄女领我到了医院监护室,我隔着玻璃看着表嫂静静地躺在病床,无声无息,一动不动,我的眼里禁不住冒出了泪花。我赶紧擦了擦,对侄女说,现在是你们尽孝的时候了!

我表哥比我大十好几,表嫂也已年过八十。前年年底,表哥才去世。表嫂伤心过度,不幸摔倒,又成了这样。真是祸不单行。

侄女要留我吃饭,我说不用了,好好照顾你妈妈吧!

我与表哥如同亲兄弟,表嫂贤惠,我终身难忘。庆幸的是,他们的两儿两女均孝顺。我只是在心里默默地祝愿,祝愿表嫂早点康复!表弟给您拜年了!

阳痿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会不会影响寿命
标签

上一页:五彩笔1

下一页:电子显示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