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虐仙记 第638章对策

2020/01/16 来源:玉林信息港

导读

虐仙记 第638章对策“我喜欢你!”薛冲很快的做出回答,可是他接下来的话似乎有点令风月心碎,“可是我不会娶你!”说这话的时候,薛冲的神

虐仙记 第638章对策

“我喜欢你!”薛冲很快的做出回答,可是他接下来的话似乎有点令风月心碎,“可是我不会娶你!”说这话的时候,薛冲的神情十分的痛苦,嘴角都在抽搐。

“为什么?”风月一定要知道是为什么。

“因为你是风悬羽的女儿。”薛冲的回答很直接,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有些时候,感情上的事情,直接说清楚,反而比憋在心里更加的好。

“是他的女儿有什么不好?”

“这没有什么不好。只是我想问你,我娶了你之后,若是我再带兵攻打悬浮宫,你会不会阻止我?”

“你为什么要攻打悬浮宫?悬浮宫和神兽宫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风月看着薛冲的时候,有一种看到一只豺狼的感觉,而且正张开血盆大口。

薛冲叹息:“风月姑娘。我以为你不想过问江湖中的是非,但是想不到的是,对于悬浮宫,你还是有本能的眷恋,这就十分难办啦。到时候即使你父亲不求你,你也会要求我停止对悬浮宫用兵。若是我不是神兽宫的代理掌教,则一切都可以听你的,可是现在看来,不行。”

风月的泪珠在眼眶之中打转:“为了我也不行?”

薛冲微笑:“为了你,我做什么都行。只是我现在是神兽宫的代理掌教,所以,暂时不能娶你。若是你愿意等我,不管十年,百年,我都愿意娶你!不过不是现在。”

风月的神色之中充满了愤怒:“薛冲,要不是你、、、、、、要不是你刚才占了我的便宜,我是、、、、、、我是死也不愿意嫁给你的!”

――――――

说完这话,风月如风而去,绝情心经果然是一种可以使得人清心寡欲的功法,这女子在如此深情的时候,居然可以立即放下不顾而去。

老龙的话实在是太对了。征服了女人的身体,就等于征服了女人的心。

女人的心中往往都有一个完美,甚至她们往往会因为这种完美而牺牲自己,甚至被男人糟蹋。风月算不算被自己糟蹋啦?

薛冲的心中忽然升起一种强烈的负罪感。幸好自己只是吻了她。

若是再有什么越轨,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可是薛冲的心中蓦然心惊:“我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怜香惜玉啦?以前的我,对于自己喜欢的女子,那是威猛霸道,甚至是不择手段的。我现在到底是怎么啦?”

老龙狂吼:“你没有怎么,你只是发了花痴而已。”

薛冲蓦然,心中想到也是:恐怕真的是这样。

――――――

太上魔门,梦瑶宫,庄不周的神色紧张。

自庄不周而下,一干高手弟子大气也不敢出,都一起望着花梦瑶的宝座。

她既然要求所有的人立即集合,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十万火急的感觉,这是这么多年来不曾有过的事情。

许多年以来,花梦瑶都是稳如泰山。但是现在,却似乎是大难临头一般。

“都来啦?”花梦瑶的身子不知什么时候就坐上梦瑶宫殿宝座。

在这里,以花梦瑶最大,这里是她的地盘。

“是。见过祖师婆婆。”所有的弟子行礼。

能够进入梦瑶宫接受花梦瑶接见的弟子,都是高手,最低的也是通玄第七重金丹境界的弟子。

“庄不周,你过来!”花梦瑶少有的露出赞赏的语气。

她的脸虽然蒙在面幕中,但是一种逼人的美丽还是散发到四面八方,庄不周来到他身边的时候,露出十分虔诚的神色。

“你们。你们几个,都过来。”花梦瑶同时将十大长老一起叫到身边,语气有点低沉的说道:“太上魔门面临灭顶之灾,你们。作为太上魔门的一份子,必须帮我,杨盛名,伸出你的手来!”花梦瑶的声音之中充满杀意。

杨盛名师一个修为长生第二重不灭境界的高手,在花梦瑶的命令下没有丝毫的抗拒,伸出了自己的手。

哧嗤嗤嗤!杨盛名单手上冒出青烟袅袅。脸现痛苦之色。

半晌之后,花梦瑶吐出一口气:“去吧,这是十斤灵晶,弥补你的损失。”

至此,所有的人都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花梦瑶受到了重大的伤害,必须吸收门派之中各位长老的一部分本命真元,供她恢复。

一个,两个,三个、、、、、、十个。

最后,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庄不周。他是花梦瑶最喜欢的弟子,并且依靠她的力量,进入金梅灵脉之中修行,终于晋升到长生第五重造物的境界。

庄不周一笑,将手伸了过去,忽然说了一句奇特的话:“想不到,你我有了肌肤之亲,却是以这样的方式。”说话之间,他抓住了花梦瑶的手。

先前的十位长老,根本不可能触摸到花梦瑶柔软滑嫩的手,都是被她直接抽取了本命真元。

武功到了她这种地步的人,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杀死长生境界的高手,十大长老之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长生第三重宙时的境界,根本对花梦瑶无法抗拒。

可是庄不周不同,他是真正的抓住了她的柔荑,灌输功力。

白烟升起。庄不周似乎十分的卖力,头上很快出现升腾的热气,就如是蒸笼,大量的本命真力传输率出去,花梦瑶发出欢快的呼吸。

当庄不周即将灌输完元气大时候,薛冲终于到达。

这里是才是自己窥视到重点。老师让胡胡和金冠雕狼出去打探消息固然不错,可是风险是很大的,所以薛冲还是决定自己亲睐来一下金梅灵脉。

这里有自己急于想知道的东西。

只要确定了花梦瑶的伤势,就能确定太上魔门和悬浮宫什么时候展开真正对决。

薛冲当时亲眼看到花梦瑶死在天符雷之中,可是却奇迹一般的重生了过来。

“好啦。”花梦瑶的声音有点像是男人给予她满足之后欢乐的呻吟,缓慢的从庄不周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掌。

“他已经完全的恢复啦。”薛冲的心灵力之下,自是什么都逃不脱他的感应。

“这是给你的,缓急的时候也许可以救一次你的性命。不过,使用一次之后,以后就再也没有效果啦。”花梦瑶似乎说得轻描淡写。

但是庄不周的身子有点颤抖:“绫罗蚕衣!”

花梦瑶郑重地点头。以后,就算是你再次遇到我今天这样凶险,也可以依靠它暂时的救你一命。今天,就是这绫罗蚕衣救了我一命。”

“多谢师父。”庄不周忍不住将蚕衣蒙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的亲吻了两下,就像是在亲吻真正的花梦瑶的身体。

叹息。一声轻轻的叹息之后,庄不周的身体颤抖起来,就似乎刹那之间就要羽化而飞升,激动不已。

薛冲心中震惊:花梦瑶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康复了。实在是难以想象。

“不用谢!你们得到灵晶的人也不用谢我。我吸收你们这点本命真元,对于你们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可是对于我而言,却是再生之德,再次谢谢诸君。”

十大长老赶紧逊谢,口称不敢当。

“诸位,我今日召集大家来,除了给我疗伤之外,就是商量迎战悬浮宫的对策。我这一次中了多灵子的圈套,前去问罪灵脉查看最新最强大的符雷武器天雷的情况。虽然抢到了天雷,可是要命的是,这却是多灵子的诡计,想要诱使我将天雷带回来门派中,好趁我们围观的时候一举爆炸,杀死我太上魔门最少十名长生境界的高手。实话告诉你们,若不是我警觉得快,害怕伤害到你们,恐怕你们之中,会有不少于十人彻底的死亡。神魂也被毁灭。”

庄不周高声道:“叩首,感谢祖师婆婆的救命之恩。”

所有人跪下,在青石地地板上扣头咚咚有声。

薛冲冷笑,庄不周在外人面前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想不到在这里却是男盗女娼,对花梦瑶如此卑躬屈膝。就算他心中对花梦瑶感激,也用不着这样一副小人的模样。

花梦瑶倒是心安理得,待众人叩首之后,喝道:“都给我起来吧!”

庄不周带头站起,眼神之中是兴奋。实在话。他此时还沉浸在抚摸花梦瑶小手的快意之中。

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女人,为什么会有那样强悍无比的吸引力。

仿佛她身上的任何东西都是美好的,都是令人亲近的。

“很好,你们都很好。记住,在外的时候,庄不周是你们唯一的领袖,他的命令,不容违背。你们都明白吗?”

“明白。”显然,这样的开场白已经进行了很多次。

花梦瑶的生意如烟,如雾,如风:“诸位。天雷的恐怖,想必你们都听说啦,仅仅一枚天雷,就可以将多达十位的长生高手全部毁灭,而且连神魂都彻底的毁灭,这是我们太上魔门面临的最恐怖的威胁,不解除这种威胁,我们根本就不具备和悬浮宫决战的可能。所以,向我们报信的人,一定是我们的朋友。不过这位大恩人显然并不愿意显露自己的姓名,这就罢了。反正我太上魔门记下了他的恩德。下面,你们来看看天雷爆炸的恐怖。”

一面晶莹的镜子冉冉的飘上天空,她和多灵子在一起直到天雷爆炸的影像,都再次的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轰隆。最后一次使人窒息的爆炸产生。所有人的呼吸开始紧张起来。

这次爆炸已经过去了不少时候,而且罗盘回旋镜的影像和真实的相比,已经有很大的改变,但是这次爆炸所引起的毁灭性的攻击,却使得所有的心上都似乎压上了一块铅。

沉默,沉默是最深的悲哀,可是梦瑶宫中却是永久的沉默。

直到花梦瑶打破了这种沉默:“诸位,看到这里,你们是不是感觉到很无助?”

所有人都沮丧的点头。

花梦瑶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的悲哀,只是一种曾经经历劫难的平静:“诸位,我老实告诉你们,当时若不是在长蛇岛的深渊之下爆炸,我纵然身上有绫罗蚕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也许已经完全的死啦,或者是受了惨重的伤害。我今日能够恢复得这么快,还必须得感谢你们。这是天下间难以想象的杀器。可是想不到的是,被悬浮宫抢先造出来。不过万幸的是,除了我之外,还没有人亲身领略过这种杀器的威力,我们太上魔门并不该绝。否则的话,就不会有好心人告诉我们天雷的出现。”

庄不周提出来异议:“师傅,难道您没有想过,这是多灵子故意让人通知你,好让您误入歧途的吗?”

薛冲的心中也充满了怀疑:“的确是这样。当时的多灵子,明显是将计就计,故意让花梦瑶将天雷盗窃,然后他想在适当的时候引爆,害死太上魔门之中众多的高手,可是花梦瑶并没有彻底的中计?”

花梦瑶笑:“天雷这种恐怖的东西。我知道了它的存在就行啦,根本就不可能带回去。只是我想不到,多灵子追踪的本事那样强,居然在极短的时间内追查到被我盗窃那枚天雷的下落,从而对我进行了致命的攻击,数百年来,我已经没有受过伤,今日再次受伤,的确感觉震惊。不过,诸位。我今日把你们召集在一起,就是为了想出对付天雷的办法,大家一定要好好想想,我先在这里拜托啦!”

太上魔门的祖师婆婆。何曾说过这样卑躬屈膝的话,可是今日说啦。

远在三千步距离之外窥视的薛冲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发现天雷的存在和威力之后,太上魔门之中一种惊弓之鸟的心态。

以前的时候,长生境界的高手纵横无敌,只要是境界低于自己的,可以说是通杀。对手根本不能对其造成伤害,可是这显然不是世间的常态。世间很多事情,都是看似不可能的东西,却被人实现了。

当初薛冲统一整个洪元大陆,成就始皇帝的时候,元璧君、萧君和夏雨田等人根本就想象不到,可是薛冲依然实现了壮举。

天雷的出现,颠覆了许多的规则。和太上魔门所有的高手一样,薛冲此时也正在面临着如何破解天雷的问题。他倒是不介意听听太上魔门的主意。

一道神念犹如闪电一般的滑过虚空,却是仙剑柳清风的一道神念:“我的看法是,每一个人注意对方一名长生境界的高手,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示警,大家好抢先躲避。对付这种东西,以力破力是不行的,只有躲避。”

花梦瑶十分欢喜:“柳长老能够有如此的见识,的确是不凡。下面,大家继续发表自己的看法,不用担心对错,只要言之有理,或许你的建议可以带给我们新的思考。”

元璧君的就道:“祖师婆婆,我以为,既然这种杀伤力强悍的武器是符雷,也许只有用以毒攻毒的方法,我们也制造出威力与之相匹配的符雷。”

花梦瑶和庄不周同时点头:“这是个好主意。柳清风长老的方法虽然可行,但是对方长生境界的高手不少,而且难保没有长生高手作为秘密武器使用,一旦到时候引爆天雷,我们就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啦。只有我们尽快制造出天雷,就算我们制造的天雷威力不足悬浮宫天雷的一半,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对手引爆,我们以毒攻毒,到时候对手的招数就破了。”

花梦瑶冷笑一声:“天雷这种东西,我已经仔细的想过啦,制造天雷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这种东西,岂是说要制造出来就能制造出来的。而且据我的观察,整个悬浮宫,连上这次爆炸了的天雷在一起,也只有三枚。我甚至怀疑当时多灵子引爆天雷害我的时候,他也受了伤。所以,以毒攻毒,谈何容易?况且,要制造天雷所需要的灵气,似乎要特别的凝练,我金梅灵脉之中的灵气浓度不错,可是未必适合炼制天雷。”

花梦瑶如此一分析,元璧君的想法就算是被否决。可是想不到的是,元璧君并不死心:“祖师婆婆,制造天雷最为困难的东西,应该是制造的工艺。其中要经历哪些程序,弟子个人以为,若是我能混进悬浮宫之中,盗窃到制造天雷的秘诀。则一切不是又有可能了吗?”

花梦瑶一惊,这才正眼看了元璧君一眼,心中冷笑一声:果然是天生尤物,而且头脑当真是不简单,这一招当真是好。现在是用人之际。我当然不会反驳,还会鼓励你,不过以后我得好好注意她的情况,小小年纪,居然已经是长生初期的境界。

当下说道:“很好,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务必速去速回,注意安全。”

“遵命。”元璧君立即行礼作别。

看着所有有点惊诧的目光,花梦瑶知道有必要解释一下:“现在的形势紧急,甚至下一刻。悬浮宫对我太上魔门大举进攻,也不是不可能,元璧君这次去,自然不能有丝毫的耽搁。下面大家立即各抒己见。”

屠城就立即说道:“祖师婆婆,我已经听懂啦,要阻止此种符雷爆炸,最主要的就是要将对方负责释放符雷的长生境界高手杀掉,我到时候会第一时间杀掉这个人!”

笑。当花梦瑶听完笑起来的时候,庄不周等人也一起笑了起来。

屠城大怒:“祖师婆婆,这是什么意思?这难道不是好办法?”

花梦瑶叹息:“办法虽好。只是我想问你,你怎么就知道哪个长生高手的身上有符雷?”

屠城愕然之间,喃喃道:“这个、、、、、、这个有点难度。”

庄不周已经说道:“祖师婆婆,到了这样的时候。我也不想空耗精力,我谈谈我自己的看法好吗?”

“你一向不会让我失望的,你快说”

庄不周深施一礼,然后才开始清嗓子,说话。

几乎所有的弟子都感觉奇怪,平素的庄不周。在众多弟子和长老的面前,都是威严厚重,动辄打骂人,可是想不到的是,在这样的时候,他却如此谦恭。

“祖师婆婆,诸位,我的意见是,面临这种事情,我们必须是多位出击,才能确保万无一失。比如,纵然我们没有完全盯死对方的长生高手,我们就用另外的办法,比如用长生高手的自爆来破坏对手的进攻,当然还有其他的办法,比如暗中侦查,找到天雷的弱点等等。”

花梦瑶心中好笑,都什么时候了,这小子还一副冠冕堂皇的官腔,实在是讨厌,当下说道:“这样吧,今日事关重大,所有的决定都由我来做出。元璧君的任务已经执行,这和不错;干脆,寻找一个敢死的长生高手,到时候和对方的天雷同归于尽,自然可以减少我太上魔门的伤亡,这件事情,就交给庄不周去办理,有不乐意吗?”

“有、、、、、、哦没有,没有没有”庄不周似乎在刹那之间有点语无伦次。

花梦瑶的安排还在继续。可是薛冲已经选择了离开。

毫无出奇之处。上面那些方法固然是好,可是要选择好人,否则的话就是水中月,镜中花。

薛冲冲出去的时候,喃喃的叫了起来:“元璧君真的是一个旷世奇才,真的可以说是有勇有谋,让人无法相信。她一个女人都可以混入悬浮宫中,我要进入,自然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薛冲冲了出去。

――――――

就在薛冲紧锣密鼓的想要布置自己手上的部队,该怎样防御的时候,胡胡回来啦。

他回来的时候无疑很兴奋,所以随手抛出的半斤灵晶就先到了他的嘴巴里。薛冲十分有耐心的等着胡胡吃完,这才有条不紊的问道:“有什么重要的消息没有?”

一向以来,若是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薛冲对于一切的东西,可以说是无视。

“多灵子受了伤,而且受了不轻的伤。”胡胡一说完,薛冲就充满惊诧:“这是真的吗,这可是特大的好消息?”

胡胡就再次郑重的点头:“这当然是真的。”(未完待续。)

定州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湘潭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癫痫的危害
昆明治癫痫病费用
温州治好牛皮癣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