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双十一的狂欢为什么与你无关

2019/01/11 来源:玉林信息港

导读

1双十一来临前,我的朋友圈被阿里人刷了好多次屏。马爸爸和科比的高富帅故事,漂亮的水立方,豪华的明星阵容……而在海量信息里,我印象深

1

双十一来临前,我的朋友圈被阿里人刷了好多次屏。

马爸爸和科比的高富帅故事,漂亮的水立方,豪华的明星阵容……而在海量信息里,我印象深的,却是以前关系很好的美女同事星星发的一条普通状态:

“高富帅,白富美们,今晚剁手,不见不散!”

这个衣柜总是塞爆的剁手症患者一定是又攒满了一购物车, 才会如此迫不及待地相约,于是我开玩笑在下面让她分享链接,她却回答:“我自己都没有准备。”

 不禁很诧异,想起前几年,即使是要通宵战斗,星星的购物车也是早早安排好几百个单品,让全部门的男人都心疼她男朋友,让全部门的妹子都跪求分享,而这一次,她的购物车竟然空空如也。

在公司聊起双十一的购物计划,好像大家都是这样,大家都说谁还过双十一啊,全是提价打折,感觉尴尬,转而提起“光棍节”这个话题,大家都说单不单身还有所谓吗。

这个本来名为狂欢的节日,好像冷清了起来。

2

回忆起来,我知道双十一,不是通过淘宝,而是通过某年不知哪个工科直男发明的吃油条梗。

这个略自嘲的梗,风一样地席卷当时的主流社交媒体:校内、开心、空间、百度贴吧,单身的青年男女略微害羞地、而又慢慢试探地,进入这个专属于自己的节日。

上海、北京、厦门、成都,那些好玩的城市,都开始慢慢在各个中心兴起“双11单身趴",啤酒的泡沫温暖了寒冷的冬夜。再后来,互联营销越来越普及,淘宝的打折也慢慢火了起来,线下的狂欢和线上的狂欢巧妙连接,双11,从单身的狂欢,变成全民的狂欢。

无论今天我们多么无感双十一,我想我们都曾深深爱过这个节日。

我们守着凌晨的时钟疯狂点击着鼠标,早上起来,和周围的同事朋友讨论着前一晚战利品,下午抽空看一下是否发货,晚上,如果单身,还会被朋友邀请去参加一场派对,喝上两杯,认识几个新的人。

还在厦大化学系念书的时候,班里一个男生甚至和多年女友约定在双十一分手一天,给对方过节的权利,又过了一些日子,他们真的分手了,却依然对外表示还爱着对方。

大概因为一起狂欢过的时光,是真的很可爱。

3

可是双十一却越来越尴尬,就像曾滋养它的校内、贴吧、空间今天的尴尬局面一样。

尴尬的,除了星星空着的购物车,还有那些消失的单身趴,越来越少的讨论,以及直接说出“双十一对我而言就是无所谓啊”的我们,那是今天玩着朋友圈微博Ins,有时还会不由自主地对贴吧、空间这些曾经爱过的东西嗤之以鼻的我们。

曾经陪伴着我们的油条梗,也开始被我们慢慢“嫌弃”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博上的YSL男友梗,红转发抽奖梗,明星出轨离婚梗,段子手一天编的无数个软文梗。

 中学的政治课上,我们学过一个词,叫“从众”,是指“群体成员在真实的或现象的群体压力下其行为或信念上的改变,及其伴随的行为方式。”

衍生出来有个词语,叫“意见”,到今天,段子手已经成为线上营销的重要渠道,谈笑间,万级点赞转发轻轻松松,而我们乐不可支点赞的时候,寻找的从来都是归属,而不是思路。

中学的语文课上,我们都读过这首诗:“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出了太多有名的句子,却独独觉得这真实的一句动人。

江月年年,陪伴年年,变化年年,长江却永恒送着流水,我喜欢长江,因为长江看到的永远都不是周围人的诸多形态,而是自己。

4

为什么双十一的狂欢与你无关?

我可以听到你说过久了没有新鲜感,可以听到你说近没钱不敢买,也可以听到你说不喜欢冲动消费。

但我不想听到你说,因为别人都不买,因为XXX美妆博主说假货多,就像我不想听到你因为一个逼格很高的朋友说空间是村通用的所以开始取笑,就像我不想听到你因为微博上那些买YSL就是好男友的段子绑架一遍又一遍地取笑着自己的男朋友。

因为不管是化妆品,社交软件,男女朋友甚至连节日,都可以转瞬迁移变化。

而自己,才是我们永远都要好好珍惜,永远不能丢失的。

还是在天猫旗舰店买了某品牌眼霜,因为赠品划算。以前热衷于双十一的朋友们纷纷让我转去聚美,她们说没看到微博讲(或者我一个朋友讲)淘宝都是假货呀!

我看了一眼该品牌的官微,上面十月份便开始宣传天猫旗舰店的预售,默不作声。

今天是双十一,愿天下情侣长长久久,愿天下单身自得其所,愿天下电商盆满钵满。

而双十一的狂欢,与我无关,只是因为今天星期五,我想回家喝爸爸炖的鸡汤。

钢套钢蒸汽保温管
烟囱维修公司
3M艾利即时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