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丹枫尸煞之夜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玉林信息港

导读

血月悬,生魂灭。九星聚,乾坤裂……九头魔龙掠过低空,成团的污血滴落,播下一颗颗仇恨的种子。  有风吹过,腥臭的浓雾中传来低不可闻的嘶吼,小桃

血月悬,生魂灭。九星聚,乾坤裂……九头魔龙掠过低空,成团的污血滴落,播下一颗颗仇恨的种子。  有风吹过,腥臭的浓雾中传来低不可闻的嘶吼,小桃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大棒子。俗话说,旬空月破,尸鬼齐出。月建冲爻,煞妖横行。看来今天是让自个撞着了。“阴阳无极,乾坤借法。开天眼。”小桃掐了个法诀,施展出破灭法目。可怜她原本是堂堂的圣神,怎奈却被老帮子们限制了修为。无法放出神识的她也只得憋屈地使用那低劣的道术。透过天目,小桃看到远方的疏林中一个长着大嘴巴的花形植物正撒丫子狂奔逃窜,而它的身后,紧跟着一大群瘆人的僵尸。那大嘴花显然感应到了强烈的法力波动,它一面大呼着“天师救我!”一面折转方向,跌跌撞撞地向这边扑来。  先前呢,小桃也遇到过僵尸凶鬼,但那也只是还魂之夜趁阴差不备溜出来的怨灵而已,发个善心也就超渡了,可这回要有大麻烦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桃圣神从没犯怵过。她担心的是异像频现,人间这亿万生灵可是在劫难逃了。就在其摇头叹息之际,那哥们已经连滚带爬地逃至自己身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央求道:“天师快,快施法,它们,它们来了。”撇了一眼那些歪斜扭摆的傻大个,小桃只冷笑一声却并未作答,就见她盘膝结了个无畏狮子印,口中念起了灵佑天君伏魔咒。但瞧她身形急转,一圈圈淡淡的金光以其为中心扩散开来,随即没入地下不见了。“八极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开!”随着小桃手印一变,一道耀目的光墙拔地而起,将两人护在其中。在未弄明白情况之前,小桃可不愿胡乱出手。“天师真是仙圣下凡啊,这世上的生灵有救了!”听着大嘴花的恭维,小桃满不是滋味。这是那个半吊子开创的道法,简直根耍猴似的。唉,折腾了一身汗,幸亏只是些缺心眼的弱智僵尸,若真是遇到了鬼王非累趴下不可。“有事快说,本尊还忙着呢。”大嘴花见救命恩人一脸的不耐,神色一敛,郑重地开言道:“俺叫巴维亚·奥西达多,是伏魔军团西部集群司令部联络副官。驱魔军在科林迦娜谷地与恶灵会战,辛格元帅战死,杰森卡亲王被俘,我是突出重围回大本营报信的。”尸鬼大举进攻了。看来恰莱萨帕大教堂封印被破的传闻是真的。原以为凭驱魔军团与圣公会的实力不难击溃邪祟,却不想。“那圣殿呢?”在小桃看来十二主教联起手来还有的拼。“他们在塞亚罗夫河畔吃了败仗就向东一路撤退,怕没有个几十年很难恢复元气。”大嘴花也对教会的外强中干颇有微词。“都到了这一步,你们的救主就没有降下神迹?”小桃似笑非笑地问道。她明白,那老头净忙着买刮刮乐了,怎有心思看顾下界。大嘴花见高人神情古怪,一时也不知如何接口。“先忙正事吧。”小桃岂是凉薄之人。生灵正遭涂炭,她这个圣神焉能袖手旁观。只见小桃取出一面仙山镜,划破食指在上面画了个玄武驱魂法阵,又以定灵术悬在头顶,让其自动吸取那破煞神光。接着,她用朱砂笔在左手上书了道五雷神符,而后一掌印在了镜子背面。就见原先还布满铜锈的镜面上光华大盛,一道雷火激射而出,涌将过来的尸群立马消亡了一大片。小桃还想如法炮制一举斩除邪煞,怎奈,这破镜子已遍是裂痕。一次性的消耗品。抠门的老家伙,好物件那舍得送出去。小桃摇了摇头,随手丢给了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大嘴花。“便宜你了。”憋屈的小桃又祭出了一口银灿灿的精巧铃铛,然后盘膝结印,念唱起来,“三清道君降法坛,神光巍巍遍大千。禳灾驱邪施符水,人颂玄门家。”哼着蹩扭的法诀,小桃恨的牙根痒痒,死不要脸的老帮子,若是能重返天界,她一准在那张人人生厌的驴面上揣上几脚。法诀念毕,小桃依照程序,书了道请神符,又在上面喷了口精血,手一扬,一溜火光没入铃铛中。令大嘴花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那小小的铃铛竟飞旋着狂涨起来,伴随着如雷般的震鸣,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扩散而出。凡在神器攻击范围之内的尸煞均哀号一声化作了无形。小桃郁闷地叹了口气,丢了以然报废的灵宝,又自小包裹中掏出一个紫玉葫芦定在半空,手印转换之下,愤愤地念道:“华阳真尊开仙门,天界属咱法力深。诚心求来诚心告,保你安康福无边。”祷告已毕,她啐了口唾沫,咬牙切齿地发愿道:“弟子小桃,敬叩无量法王,我今发愿依止圣教,恳求师祖接引,施赐灵威,以摄伏魔妖,救渡众苦,脱离尘埃。慈圣化生华阳真尊。慈圣化生华阳真尊。慈圣化生华阳真尊。”叩谢完神棍,小桃吐了口闷气,十指飞点,精血喷吐之下,全力激发着玉葫芦。可偏偏这玩意是个蔫货,不喝饱精血不愿动弹。可怜的小桃都快吐晕了,它才慢吞吞地开始圣工。  大嘴花可乐坏了、原以为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但现在好物件接连不断地落到它手上。虽说都是些残次品,可光卖这材料就能让其赚个盆满钵满。  所有的法宝都用光了。可那黑压压的尸群它愣是不见少。无奈之下,小桃只得抡起了大棒子准备死磕。但见我们多灾多难的桃圣划破食指将精血抹在大棒子上,又捏了个显通灵君诛魔印,就瞧这毫不出奇的枣木棒竟红光暴射,明耀的似那灿烂的骄阳。如今啊,身陷重围,能依靠的,恐怕也只有这件大杀器了。  悲催的小桃一边搏战,一边抱怨,这都什么法器,离了精血就玩不转。自个本来就长不胖,现在耗费了这么多的精血那就更长不胖了。  且说神勇小桃舞动法棒与众僵尸激斗。在其辗转腾挪间,痴傻蠢笨的大块头一个个栽倒毙亡。在游走中,小桃也发现了不少熟人。小胖子罗德,瘦猴彼特,笑面佛韩枫,老夫子秦煜……咦。这个咋咋呼呼向着她逼进的大脑壳不是自个的师兄汤汤么?定睛细瞧,没错耶,正是耀祖大侠。“小桃,我们又见面了。三大阿僧抵劫过去了,我们又见面了。”极其意外地见到了小师妹,汤大侠很是兴奋。他忙不迭地回顾后方,振臂高呼道,“沫师弟,小师妹在啊。”“乖小桃,咬一口,喷喷香。喷喷香啊喷喷香。乖小桃,咬一口,嘎嘣脆。嘎嘣脆啊嘎嘣脆。”看来可怜的沫师兄饿得实在是太久太久了,因而瞧着胖乎乎的小师妹就心花怒放。见到两位师兄张开大口要与自己来个亲密接触,小桃毫不犹豫地抡棒子砸了下去。别开玩笑了,神妖不两立。啊,不是。这仙圣与僵尸乃不共戴天的阶级敌人。别说他们了,即便是师傅,师伯来了也照宰不误。心中刚生起这个念头,小桃就傻眼了。那打头的不正是师傅吗?“师傅,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我找转轮王问过了,他说你们早就投胎往生了。”这一刻,小桃简直崩溃了。“因为我们的仇还没有报。因为我们的恨还没有消。因为我们的死敌还在自在逍遥。”尸王一声痛苦地咆哮,浓血自他的七窍涌出。望着那一张张扭曲的面容,望着那近似疯癫的舞动,小桃似乎又看到了潏川派燃起的大火,小桃似乎又看到了宗门中遍地的尸体。“小桃,听说你成神了。对不对?”师伯逍遥子扒开众人迫不及待地询问道。不待她作答,师伯便尖历地大笑道:“我就说嘛,小桃一定行的!一定行的!小桃,你成了神。我们潏川派就有指望了。”师傅那狰狞的面容上罕见地浮现了一抹柔情。“师傅,我们潏川派不同往日了。”小桃紧咬牙关,挤出了一句假话。“小桃,我们潏川派的绝学‘大天龙手’可一定要发扬光大啊!”已死了这么多年,传功长老周长富还念念不忘他引以为傲的大天龙手。“周长老,您放心,‘大天龙手’一定会永世流传的。””龙腾四海神威扬,玄功震八方。指爪如电惊敌胆,天下邪魔不敢挡’咏颂声中,小桃身形暴起,道道爪芒向着四周挥斩而出。超渡了一众师门,小桃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神仙昔日的亲人们居然都成了僵尸?仙圣有上天入地之能竟找不到仇人的下落?刚才什么情形?骨肉相残,同室操戈,反目成仇,大义灭亲,小桃真想好好发泄一番。只是尸群源源不断地涌来,那里还顾得上悲伤。  见的邪物诛杀不尽,小桃发起狠来。她豁然探出手去,口中喝道:“刀来。”那被禁封在亿万光年之外的“破开天府斩神刀”即刻发出了欢快的嗡鸣。此刻,一众老儿正在打麻将,突觉心中一阵莫名的惊悸,纷纷骇然道:“不好,下界出事了。否则,小桃也不会激发神力强索她的刀。”刀呢?锁在柜子里。钥匙呢?早不知丢哪去了。劈开吧?这可是黄花梨的,老值钱了。撬吧?得万分小心。若擦花一丁点,就赔大发了。就在众老儿吵吵之即,一只如钩巨手已破柜而入。随着五指紧握回扯,大殿轰然倒塌。真出大事了。要不小桃怎会发飙?自废墟中钻出的众老儿是面面相觑。“今个是老哥你当值,下面出了差子,真君你可得扛着?”宝应天王转头瞧着太阳神,一付小子你完了的神情。“昨天您为了研究彩票与小弟我换了班。咋还迷糊了?”那太阳神却毫不客气地顶了回来。这一下,方才还事不关己的宝应天王脸是吓的煞白。哟,自个一门心思放在了买大乐透上,怎么误了正经事?“下界异变,咱们难逃干系,要不我等躲躲吧?”知晓捅了篓子的宝应天王慌了神。“如今是谁主管谁负责。天塌下来自有人顶着,我们怕什么?”太阳神晃着锃明瓦亮的脑壳有些幸灾乐祸。“道兄,你缺心眼啊,小桃上来一通乱砸,那是有一个算一个,你解释的清吗?”萨罗里耶说话那是一针见血。雷电与暴风之神也是。造反分子小桃那是蛮横惯了的。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众人都纷纷起了拔腿开溜的心思。唉,坐了这么久的机关,也该出去调研巡查了。一众老儿自瓦砾堆中扒出了值钱物件讪笑着四散而去。  邪物被诛杀殆尽了,九头魔龙也被剁成了肉酱。只是一众老儿却失去了踪影。因为他们啊,都怕小桃手中的刀;因为他们啊,都怕小桃的冲天怒火。    注:小桃丫根就不会那“大天龙手”。因为那个时候的她还不是核心弟子,因为那个时候的她实在是太小了。 共 37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该如何诊断
昆明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昆明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