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李瓶儿庞春梅偷情不如潘金莲

2018-10-29 11:54:10

李瓶儿 庞春梅偷情不如潘金莲

【科技讯】6月5日消息,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都是小说中有名的 淫妇 。三个女人都热衷于情欲的追求,张扬自己的个性,违背了社会传统的规范,所以也背上了 淫妇 的恶名。但三者之中,潘金莲对于个体情欲的追求,多少伴随着一点主体意识觉醒的味道,李瓶儿、庞春梅主要是出于原始情欲的冲动,缺乏主体意识的自觉,是比不上潘金莲的!

先前作为梁中书的妾,因畏惧夫人, 只在外边书房内住 。后名义上嫁给了花子虚,却 老公公在时,和他另在一间房睡着 (第十七回),其叔花太监到广南去,竟带她去 住了半年有馀 (第十回),可见她实为太监的玩物。

再遇 轻浮狂诈 的蒋竹山,只是胡乱地要他 有甚相知人家亲事举保来说,无有个不依之理 (第十七回),一无自己的主见,结果被蒋竹山轻易地骗到了手,而蒋竹山却是个性无能的 中看不中吃蜡枪头、死王八 , 往往干事不称其意 (第十九回)。

小说通过这三桩亲事,清楚地告诉了人们:本 好风月 的李瓶儿却长期处在性饥渴的状态之中;她在寻求解决 郁结于中 的 不遂之意 时,实无个人明确的主见(第十七回)。后来她之所以倾倒于西门庆,主要也就是领教了他的 狂风骤雨 ,深深地感到: 谁似冤家这般可奴之意,就是医奴的药一般。 (第十九回)只有西门庆,才真正使她的性欲得到了满足。因此,李瓶儿尽管也 偷情 ,但她只是停留在原始本能的层面上,缺乏自我意识和明确的追求,与潘金莲是有一定的距离的。

不但如此,李瓶儿不像潘金莲那样无法无天,个体的自觉而不顾社会的规范,即使亲手毒死了丈夫,一转眼就被新的追逐和欢乐冲得无影无踪,在良心上没有留下任何阴影。李瓶儿却不然。她的个体意识即是社会的规范意识,她的主体性是完全消融在客体之中的。在她的头脑里,还是将不忠于那个不喜欢的、甚至只是形式上的丈夫作为深重的罪孽。气死花子虚,虽然使她得到了西门庆,但同时使她背上了沉重的负罪感。她的死,实际上就是被社会道德所压垮的。当然,小说写她是病死的。她的病,据一位医生诊断说,其起因是 精冲了血管起,然后着了气恼,气与血相搏,则血如崩 (第六十一回)。特别是官哥夭折后,悲伤之极,又不时受到潘金莲的欺侮, 这暗气暗恼,又加之烦恼忧戚,渐渐心神恍乱,梦魂颠倒儿,每日茶饭都减少了 (第六十回)。但她病情加重而致死,显然与她的不能自拔的负罪感有密切的关系。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中建锦绣城
时代新世界
颐安都会中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