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北京右安门街道试点以房养老3个月仅百余人

2019/10/13 来源:玉林信息港

导读

北京右安门街道试点以房养老 3个月仅百余人问津右安门街道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共10万人,其中60岁以上的老人占20%,老龄化程度较高,养老

  北京右安门街道试点以房养老 3个月仅百余人问津

  右安门街道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共10万人,其中60岁以上的老人占20%,老龄化程度较高,养老问题严峻。街道负责以房养老工作的副主任杨文君昨日告诉北京青年报,这也是他们积极试点以房养老的原因,“我们想努力给老人多一种养老的选择。当然,选不选完全取决于老人自愿”。据他透露,目前咨询者约100多人。   今年3月,保监会的方案还没出台时,右安门街道主动联系幸福人寿保险公司,在辖区内进行以房养老宣传活动。保险公司相关负责人来街道进行了讲座和答疑,为这款没面世的养老产品热身。此举被多家媒体报道为右安门街道成为北京个试点以房养老的街道。后来有媒体报道称右安门街道试点以房养老几个月无人办理。对此,杨文君昨日向北青报解释说,其实他们这几个月只是在对以房养老的概念做宣传和推广,“上级文件一直没有出台,保险公司也没有推出具体产品,办理自然也无从谈起”。  右安门街道所处的翠林社区的部分老人参加了3月举办的宣传活动。65岁的刘大爷独自居住在翠林社区,孩子不在身边,自己住着一套几十平方米的房子。在宣传活动中,他听说参与以房养老每月可以领取一定数额的养老金,当时觉得对返还的钱有一丝眼馋,但后来想想又顾虑重重,“房子我还能继续住吗,是不是还得去租房子?到时候能给我多少钱?给多少年啊?会不会给够就不给了,到时候咋办?”  同样充满疑虑的不止他一位。北青报在翠林小区内随机采访了几位正坐在一起打牌的老人,他们都表示听过这回事儿,但目前还没这个需求,他们的理由也很实在,“孩子还在身边,房子就给当出去啊,合适吗?”“几十年的事儿谁能算准,消停点儿,不想折腾。”还有老人表示,近年来打着养老旗号的产品很多,担心被骗也是信不过的一大原因,“就这一套房子还抵押了,那要是中间不给钱了,找谁去啊?”  据杨文君介绍,通过讲座和答疑会的推广,以及平时来电来访咨询的情况,汇总起来一共有100多位。“来咨询的老人六十、七十、八十这几个年龄段的都有,有家人的、独居的、失独的都包括”。据杨文君分析,老人关注的问题都很实在,房子怎么估值?参与以房养老后到底每月能拿到多少钱?房价要有变化会不会影响到自己拿钱?一些很具体的问题,还都没有确定的答案。  宣传推广三个月了,目前咨询的100多位老人也只是来了解情况,并不是一定感兴趣,这100多位老人,相对于街道近2万老人,也只是少数。绝大多数老人没有关注。杨文君流露出一点点失望,“本来就是自愿选择,我们也不能强求”。  调查  房产如何估值易引争议  随着以房养老试点文件出台,一些基本概念得到理清,但北青报调查发现,该方案推行起来可能会有几个难点,突出的是房产如何估值。  首先,推行“以房养老”方案的障碍是观念问题。以房养老的产品设计中,老人将房屋抵押给保险公司,每月领取一定的收益,老人去世后房屋将归保险公司所有,部分老人接受不了。翠林社区的一位王姓老人表示,房产优先考虑留给子女,“房子留不下,我能留给子女什么呢?”  朝阳区华严北里小区一位70多岁的老人说,“孩子会不会觉得是嫌他们不孝顺,因此选择把房子抵押了,自己养活自己?”  说起观念障碍,杨文君承认这一时无法改变,但他愿意拿贷款买房的例子来开导老人,“十几年前贷款买房很多人也接受不了,新事物发展和被接受总要有个过程吧”。  其次,对未来产品细节方面的不确定也令老人担忧。比如房子的估值,杨文君说向他咨询过的老人基本都问过这个问题,因为房子的估值直接关系到老人将来每月能拿到多少钱。杨文君认为这是以房养老方案中实在也重要的一个问题,这更让他感到头疼。房屋估值本身并不简单,大小、新旧、朝向、区位、格局等因素,让房屋价值千差万别,“一套房子到底值多少钱,不同机构可能给出不同价格,这就容易产生纠纷”。  此外,老人对产品的其他细节设计也有忧虑,比如寿命问题,保险公司这款产品会对老人的寿命预期作出测算,并根据年份计算每月返还多少钱,一位老人直言不靠谱,“以后啥情况?命这东西还能算出来?”  进度  保险公司目前还没推出产品  北青报昨日向幸福人寿保险公司、太平洋保险公司和合众人寿保险公司等多家业内知名公司咨询以房养老产品,幸福人寿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了解试点情况,但目前还没推出这款产品,也并不了解什么时候会推出,只能让感兴趣的客户随时关注。太平洋和合众保险公司工作人员也表示,他们都表示知道以房养老这事儿,也知道要试点了,但目前还没有推出相关产品,也并没有明确的推出时间,推出后可能会通过官等渠道进行宣传。  对于以房养老这一养老问题中的热点话题,作为养老工作的牵头部门,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试点工作由保监部门牵头在做,民政局会关注,从全局和老年人的角度评估事情的发展,需要的时候提点建议。但在具体实施上,不会太多参与。他认为这一新事物不是某个保险公司推出一款新产品这么简单,“不会这么窄,而是涉及房地产市场变化趋势、老年人寿命增长预期等,很多问题,要有个完整的体系设计。”他认为老人普遍在乎利益化,建议在产品设计时要多从老人的利益角度出发考虑。  内存  以房养老怎样“养”?  中国保监会23日正式发布指导意见称,7月1日起,未来两年,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将正式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  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并非我国首创,在一些发达国家已经尝试多年。简而言之,这种保险就是老年人将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按约定条件获取养老金,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屋的处置权。  “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的投保人群须同时符合两个条件,一是应为60周岁以上老年人,二是拥有房屋完全独立产权。”保监会人身险监管部主任袁序成说。  “保险版”以房养老具有鲜明的特征,它为投保人提供养老金的周期与生命等长;投保人在身故前享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等权利;投保人身故后,房产处置的剩余所得将会返还给继承人。  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长孟晓苏认为,作为一款金融产品,“以房养老”具有“三高”特征,就是适用于高房价城市、高潜质房屋和高素质老人,而无子女老人和“失独老人”则是合适的购买群体。  本版文/本报 李泽伟

饮品
分娩期
新机上市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