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剑道师祖 第三百五十三章冒犯

2020/01/16 来源:玉林信息港

导读

剑道师祖 第三百五十三章冒犯星辰点点,明月高悬,渐入子夜,下方很快鼾声大作,两个人都趴在桌上沉沉睡去。陆鸿静静听了一会儿,心中千回

剑道师祖 第三百五十三章冒犯

星辰点点,明月高悬,渐入子夜,下方很快鼾声大作,两个人都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陆鸿静静听了一会儿,心中千回百转。

财神阁的秘密他一直苦苦调查,但始终摸不着头绪,无从查起,没成想今晚从这两人口中竟得到了这许多消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听他们的口气,那位“九宝真人”即便不是持有尊字令的人也必是财神阁中地位极尊贵者;吴玉亦是财神阁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么一来自己倒是有机会借他的手对付财神阁,虽然胜负仍旧两说,但总比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来得好。

心思既定,见他们确是睡得熟了便用手肘捅了捅独孤伽示意她可以离开了,却见她粉面上一片红晕,满是潮红,这才想起方才她一直在自己身下,与自己肌肤相近,耳鬓厮磨,甚至还在她娇臀上拍了一下,心中顿感不好,转身便欲逃离。

身后传来唰地一声,独孤伽罗恼羞成怒,一剑刺来,陆鸿忙偏头避过,伸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但这时独孤伽罗哪还能听得进去?脑中只记得他方才的轻薄,心中恼恨之极,挑起那件狐裘当空劈成两半。

陆鸿心中大痛,这件狐裘大衣是鱼幼薇送给他的,价值不菲,更是她的绵绵情意,他一向都爱惜的很;见伽罗的木剑复又刺来,他有些愠怒地截住她的手腕,顺手一拍想要击飞她手里的木剑。

然而伽罗修为根基虽比他略有逊色,剑法招式却与他相差无几,更麻烦的是她一身剑术有不少都是他教的,两人对彼此的剑路都熟悉的很,因而这一斗已然拆了数十招,两人谁都没有运灵,陆鸿怕吵醒了草屋里的两人,更不敢用剑,只能施展拳掌功夫企图制住他,这么一来更是处处掣肘。

见她始终不依不饶,陆鸿也不由得动了怒,但心知这样的打法想要制住她也是千难万难,快速拆了两招,见她一剑朝自己心口刺来,他索性背手在后,不挡不避,任她刺来。

这一剑若是刺中了非刺穿他的心脏不可,独孤伽罗心中一惊,急忙收剑,便在这时陆鸿狡猾地一笑,身形瞬动,二指一点封住她的穴位,随即绕到她身后一手揽住她的腰身,一手捂住她惊愕的小嘴,贴在她耳边轻声嬉笑道:“既然舍不得杀我,还那么凶巴巴的做什么?”,

三番五次被他轻薄却又治不了他,独孤伽罗心里又气又急,张开嘴狠狠地咬住他的手指;陆鸿顿感剧痛,心中亦怒,反手将手指探入她口中,点了点她的小舌头,带着怒意冷笑道:“咬吧,要是真那么恨我就是咬断了这根手指也随你”,

独孤伽罗浑身颤抖,满脸惊愕,眼睛一红险些流下泪来,松开小口,又伤心又沮丧地道:“放开我”,

陆鸿这才解了她的穴道,心中余怒未消,顺手轻薄地在她胸前凸起处拂过,她身子一颤,忙向后退了一步。

“真平”,陆鸿打趣地笑道,俯身捡起被她砍成两截的狐裘道:“走吧,先在山洞里将就一晚,明天这两人醒了,我们可就有事做了”,

走了两步,却不见她动身,眉毛挑了挑,转过头看见她立在原地,身子轻轻颤抖,眼睛通红,眼泪忍住不就要流出眼眶,她却咬着贝齿不让自己哭出来。

陆鸿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有些过分了,心中愧疚,挠了挠头道:“伽罗,你别哭,我不是故意要欺负你的”,

独孤伽罗小鼻子吸了吸转过身,肩头轻轻颤抖,足尖一点飞到草屋后方山腰上的山洞里,陆鸿忙跟了上去。

山洞里一片漆黑,只有稀稀落落的星光洒落在洞口,寒风呼啸从洞口不断吹进来,凉意沁肌透骨;陆鸿不得不到山上找了些茅草,生了火,又找了块石头掩住半个洞口,靠坐在火堆前,这才觉得暖和了一些。

有些心痛地看了看两截裘衣,将它放入乾元袋中,伸出手掌放在火焰上。

独孤伽罗靠在石壁上,偏过头呆呆地看着洞口,不知想什么想的入神。

“伽罗,冷吗?坐近一点”,

陆鸿道。

伽罗眉头轻蹙了蹙,没有搭理他。

陆鸿也不觉得难堪,手掌反过来把手背向着熊熊燃烧的火焰,道:“今晚只能在这里将就一晚了,待会我去给你找些茅草来”,

“哼,谁要你好心?”,

独孤伽罗环抱着双手。

陆鸿笑道:“早在三年前咱两就在江南结识了,也算一起走过不少路,现在亦是师出同门,这万灵大阵高手如云,何师弟一走你便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对你难道还会有歹心吗?”,

他一直都有些风流气,但对人轻薄却是极少,方才之所以对她有僭越的举动一是因为愠怒,二则是伽罗在他心中本就是很亲密要好的朋友,即便是与他相识已久,同是出自三村的云雀,无尘也远及不上这个小丫头。

现在气既消了,自然也规矩的很,举止言语都不敢再冒犯她。

独孤伽罗却余怒未消,偏头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

“九宝真人来自蓬莱仙岛,财神阁的势力盘根错节,神秘莫测,以吴玉之强,炼器宗之盛也无法独自对抗财神阁......还好,现在要对付的只是一个冯妖妖,最多加一个兵部”,

他口中小声嘀咕着,揉了揉额头道:“需要中州各宗派联合起来才能应对,财神阁究竟庞大到何种地步?”,

“也不知吴玉为了对付财神阁在这万灵大阵设下的是怎样的局......”,

......

一条条线索错综复杂,剪不断理还乱,他逐一思考着。

独孤伽罗却浑没把这些放在心上,财神阁也好,炼器宗也罢,都与她没什么关系,她心里只有剑。

看了一眼陆鸿,见他托着腮想的入神,火光映照在他脸上,倦意是那么的明显。

“我去找点干草”,

她站起身,走到洞口时还听到他道:“明天一早那两人必要回去,跟踪他们应该能找到三神器......”,

......

玉田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上海市松江区泗泾医院预约挂号
西宁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兰州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治疗牛皮癣医院宜昌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